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文佚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佚事

高称平:一管唢呐成名响

时间:2016-5-4 13:03:01  作者:王祖文  来源:王祖文  浏览:2688  评论:1
内容摘要:我没有想到:我真真切切地成了第一个采访陕北唢呐名吹高称平的人。高称平,我其实与他素不相识,因为喜欢唢呐的原因,我曾经多次听过他在网上的唢呐,并为他写过发表过两篇文章。高称平,在陕北民间,有人送他“陕北第一吹”的说法。据说,最早这样称呼的是横山已故的知名陕北民歌演唱家叶振国先生。称平本人很清楚,这样的说法是一种偏爱,世上...
        我没有想到:我真真切切地成了第一个采访陕北唢呐名吹高称平的人。

        高称平,我其实与他素不相识,因为喜欢唢呐的原因,我曾经多次听过他在网上的唢呐,并为他写过发表过两篇文章。

        高称平,在陕北民间,有人送他“陕北第一吹”的说法。据说,最早这样称呼的是横山已故的知名陕北民歌演唱家叶振国先生。称平本人很清楚,这样的说法是一种偏爱,世上哪有什么第一的说法,各有其美才是真实的理性的妥贴的评判。

 高称平:一管唢呐成名响

称平用唢呐曲招待我

        我回陕北探亲,第一次见称平,印象最深的是:他走在了我父母所住的乡村,两只手的十个指头非常自然地分离开来,而且指头与指头之间的距离很宽。他用这样的肢体语言和我说话。我非常好奇他这样的肢体语言,我暗思:这显然与他30多年的吹奏习惯有关系,否则,手指不会有这样的动作,这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这种动作传达出一个鲜明的职业信号:他是一个沉醉在唢呐艺术王国的陕北名唢呐手。

        称平是一个有意趣的人,他说他自从见到我以后,他就有些神经,他说,在他平时出门办事过程中,他的粉丝还真不少,他的粉丝在全国各地有的是,但是见到我以后他有些不自然。他确实很紧张,以至于将他的如笔记本一样大的手机丢在我母亲家竟然不知道,直至离开半小时后才发现。

他执意用车拉着我去他家,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住在子洲水地湾乡镇的一个小山弯里,而且这个小山弯离街道大概有1公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居住在县城、在市里、在省城,而偏偏居住在这距离县城至少有70里远的地方。原来,这个地方可以兼顾靖边、横山、子洲等多地的客户。对他而言,居住在榆林城,延安城,西安城任何一处,反而不方便其客户,居住在榆林,不方便延安的客户。居住在延安,不方便榆林地盘的客户,居住在西安,更不方便陕北地盘的客户。他的从艺半径很宽,陕北的定边,黄陵、府谷、神木跑遍了,连天津、贵州等地都有邀请的。都说酒深不怕巷子深,看来唢呐技艺好,住在这乡圪崂照样红火异常。

        我想看看你他从艺以来的各种荣誉。他和他的家人费了好大劲才从一处闲窑里找出来不少,可惜大多已经潮湿发霉了,已经看不出什么眉目了。看的出来,他并不是一个对外在的评价特别在乎的人,但是有一块足有一人高的由陕西戏曲研究院送的需要两个人才能抬动的大匾引起了我的注意,上面写着“塞上神韵”。我问他为什么不好好保护这些东西。他没有言语,我明白:他的好评在民声里。这些东西有也好。没有也罢,其实对他并不特别紧要。

        称平是一位好客的吹奏家。他打开了一瓶自己存放多年的好酒招待我,酒喝到微醉时,我对他说:“称平,金钱现在其实对你没有太大的意义,你应该有意识地保护陕北唢呐艺术方面多做一些工作,如果在个性化传承方面有所突破,那你无疑是一个完全可以载入陕北唢呐史的人物。”称平对当前陕北唢呐的畸形发展深表忧虑,他感叹:“陕北唢呐现在出现了两方面的发展毒瘤,一是向小唢呐向西洋乐曲的普遍性转化,已经让陕北数百种传统优美曲调的传承与保护几乎遇到了灭顶之灾,二是现在的好多唢呐艺人,尤其是年轻唢呐艺人舍本逐末,不在本质上下功夫,连起码的乐理都没有精准掌握,反而大张旗鼓彰显表扬花里胡哨的东西,用碗碗堵在唢呐口吹,用鼻子吹,瞎晃脑袋吹,胡乱扬唢呐杆子吹。艺术讲究的是情不自禁,讲究的是情动于衷,但是现在完全颠倒了。

        我经过细心揣摩,发现称平在三个方面做的非常出色:一是一些粉丝自发在网上上传他的吹奏视频,让他的点击率早已超过百万,这种普及性的宣传与广告是众多民间唢呐手几乎无可企及的。二是他本人乐理方面有造诣,对音乐的精准表现方面堪称一绝。尤其是对一些滑音、长音、半音、吐音的处理上很是独到。我感觉无论是他的众多徒弟也好,还是他的子弟也好,在这方面都或多或少和他有差距。三是他是一个非常勤奋和具有探索精神的人。每有新曲,他都会反复探索,直至吹奏满意为止。比如。贺国丰的《一对对鸳鸯水上漂》,这个乐曲本是蒙古长调,贺国丰在此基础上有意将节奏放慢拉长,这样用大唢呐表演就有了相当的难度,其中有两个高音用陕北传统大唢呐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吹奏。他用大唢呐反复试验都不满意,最后,他用小唢呐激情演绎,效果奇好。用子洲著名秧歌导演王宝平的话说:称平吹奏这个曲子效果太好了,激情四射,魅力十足,听者鼓掌,观者叫绝。这个视频在微信圈广为流传。

高称平:一管唢呐成名响

高称平的荣誉

        称平最为感动的是她的妻子乔玉兰。他说他能有今天的成功得益妻子的付出与帮助,唢呐艺人的妻子本身是非常辛苦的,丈夫隔三差五在外,家里的一切要妻子照顾。这倒在于其次,自己出了那事后,妻子不仅不离不弃,而且多次在千里之外看望他,帮助他,鼓励他,并且动情地说:“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辈子跟着你,都会当好你最信赖的最有力的贤内助。”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唢呐艺人天天出门办红白事情,在外几乎没有了食欲,每次回家,乔玉兰都给称平做可口饭菜,并且成功帮助他走出人生的低潮,直至走向今天的成功。我在现场看到了玉兰对称平的好,称平一进家门,给称平换洗的衣服,给称平做可口的饭菜,甚至夫妻在喝酒时互敬。不知怎么,在这一刻,我想到了已故著名作家路遥笔下的刘巧珍,是那样的贤惠,是那样的聪颖,是那样的对爱的执着,难怪有人说陕北的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她会爱的不顾一切,爱的不可理喻,爱的天崩地裂,爱的如痴如醉。我想当这个世界太多的人们为高称平的唢呐艺术赞美时,我们不应该忘记甚至忽略一个叫乔玉兰的女人在背后默默的长久的付出。

        陕北唢呐艺术在社会转型期如何更好地保护和传承,高称平作为一个著名的唢呐手无疑有自己的影响与作为的空间,他意识到自己肩上的独特使命,在他所带的徒弟中,他要求极为严格,每天完不成他所交待的任务,吓的不敢进院落吃饭,甚至包括他的孩子。这种教徒之严让人看出了他的苦心。有感于他对艺术的探索精神、贡献之劳,有感于他的爱徒之严、受徒之诚、我对他充满了深深的致敬。

        夜幕已经降临,为了陕北唢呐的更好传承,我们俩在子洲水地湾乡的街道上紧紧拥抱在一起,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情地对他说:“称平,多多努力,多多保重,你不仅属于你的家庭,而且属于陕北唢呐艺术,属于太多太多喜欢你吹奏艺术的人们。”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称平的眼里有一种晶莹的东西在闪烁。他说:“王老师,在这个世界上,您是第一个教我先学做人,后从艺的人,是第一个对我说有高洁的人品高超的艺术才受人从内心尊敬的人!为了您和更多的人们的关怀,我要有更好的作为。”

        祝愿称平在陕北唢呐艺术的探索与发展上,做出他独特的更大的成绩!


标签:唢呐 成名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