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文佚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佚事

庙梁关帝庙的由来

时间:2016-1-24 16:31:32  作者:栾世宏  来源:网络转载  浏览:714  评论:0
内容摘要:陕北民众崇拜神灵,村村有庙不足为奇,到是几个村庄一个庙却显稀少,子洲县大理河与砖庙河汇合之处的西南方向,有一长约千米的窄条状拖梁,梁的南边是一古寨,寨的南头有一古庙,这一古庙,就是附近几个村庄共有的。小巧殿堂供圣君顺着蜿蜒的小道逐步登高,两旁是陡峭的山坡,梁尖是条状形的平地,一座古老的石桥,在庙后连接在两个形似山寨的凹...
        陕北民众崇拜神灵,村村有庙不足为奇,到是几个村庄一个庙却显稀少,子洲县大理河与砖庙河汇合之处的西南方向,有一长约千米的窄条状拖梁,梁的南边是一古寨,寨的南头有一古庙,这一古庙,就是附近几个村庄共有的。

小巧殿堂供圣君

        顺着蜿蜒的小道逐步登高,两旁是陡峭的山坡,梁尖是条状形的平地,一座古老的石桥,在庙后连接在两个形似山寨的凹形之处。环庙四望,南面是古代通往延安的砖庙沟大道;北面穿过山寨与拖梁,是宽阔的大理河川道;东西两侧,却是陡峭的悬崖,深深的沟谷;只有一处同不远的山梁相连,可谓是登高而远眺,视线开阔;屯兵或驻军,易守难攻。

        附近楼砭、小沟则等几个村庄供奉的关帝庙,就坐落在这绿树成荫的山顶平地上。

穿过雄狮镇守的山门,不大的庙院内,主香炉稳坐,双旗杆入云。坐北面南窑洞式的殿堂只有一间, 也不算高阔,但朱门红窗,涂白拱形,墙壁两边分别立有石碑各一,又显得高雅几分。

        殿堂中,关帝圣君,赤面长髯,丹凤眼、卧蚕眉,头戴冕旒,身穿帝服,凝神端坐在龙椅上正气浩然。两旁奉立的是随行尽忠的周仓与关平,整个庙宇布局显得合理而紧凑,小巧而独特,传说恩重如山十分灵验,因此而这小小关帝庙,就成附近村民与香客信士们的必去之处。

民间传说言建庙

        为什么要将老爷庙修建在这儿呢?走进村庄,年老的百姓这样告诉。

        清同治年间,回民反乱,百姓遭殃,不知有多少家庭遇到了伤害,不知有多少人口常常上寨避难。一次,回民军攻破砖庙沟口的楼砭土崖窑之后,并没有走开,而是扎营山下,整编队伍,准备沿着砖庙沟逐个破寨,向南开进,而这离楼砭最近的小沟则古寨就成了首当其冲的第一寨了。

        一日清晨,回民军跨过了砖庙沟河,刚刚在古山寨下集中兵力准备进攻时,突然间黄风猛起天昏地暗,小沟则古寨南头出现了一个赤面长髯、丹风眼、卧蚕眉,身高丈数的汉子,双眼大瞪,手握一把三环大刀随着狂风向下杀去。山下的回民军本来见晴好天空突然黄风大作,就甚为惊奇,又猛见一个高大的红脸汉子举着大刀向下杀来,一时不知所措,惊得手忙脚乱,拔腿就跑,被刀杀死的,互相碰伤的不计其数。待回民军逃回对岸的楼砭之后,看着满营伤残的兵士,望望晴空万里的蓝天,回思刚才的经历谜底一时无法解开,从此就不敢入砖庙沟一步,小沟则及其他山寨也就安然无恙。

        回民军逃走了,山寨中的男女老幼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不禁互相询问那位红脸大汉是谁?刚才那位救苦救难的神灵是谁?丹风眼、卧蚕眉、赤面长髯、手握大刀,那不正是关羽关老爷吗?不知谁这么一说,本来就对关帝圣君十分崇拜的众人纷纷呼应,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关老爷显灵吓退回民军的故事很快传遍了十里八乡。为了纪念这次事件的发生,也为了报答关帝圣君对山寨百姓的救命之恩,在族长的提议下,附近几个村庄群起呼应,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很快就在这山寨的南头,人们看见关老爷高举大刀向下冲杀的地方,修了这座老爷庙,并从此将整个山梁叫成了庙梁。

庙内古碑道真情

        关帝庙真是这样修建的吗?

        关帝庙现存碑石两方,其中“康熙六年(1667)孟夏吉日立”的碑记,虽然已成残碑,但我们从残存的文字中,依然可以了解到建庙人物的蛛丝马迹和关帝庙修建的大概时间。

        碑文曰“郡西百里......都卫沟有高陵一座层......年间饥民哨聚总制洪公以为东西南北离官......而三眼泉因率寨为随设千总官一员统辖各寨......未有不先神而后人者既立其寨不可无神故创......达哈哈畬郭永茂年方⊙龄游戏于斯叹曰呜呼......族善士郭养德董理修盖而养德亦发旧念捐资共成......未增展廊大而金粧彩画焕然复新惟恐历久端为......”。“康熙六年孟夏吉日立。封赠一品夫人.......绥德卫世袭一等阿达哈哈......总理西川寨官前任......施财功德......原任黎......榆林卫儒学生......白水山西石匠田喜春陈加贵”。

        翻阅清乾隆50年(1785)《绥德州直隶州志》,没有发现此庙的信息,但在“恩荫”中却有“郭永茂,以父虎,荫一等阿达哈哈番;兄永芳,荫本卫指挥同知”。这阿达哈哈番为清初世爵名,乾隆元年(1736)改阿达哈哈番为一、二、三等轻车都尉,而一等轻车都尉属于正三品,虽然所有者不享有其他实际官职,没有具体的职务去做,但能成为拥有正三品爵位的贵族,可见文中的“达哈哈畬郭永茂”,已经非同一般。而郭永茂的父亲郭虎,在“武功”中是这样介绍,“郭虎,镇守江南广德,广东雷、廉、高总兵。”这说明郭虎曾先后担任过广德州、雷州、廉州、高州的总兵,也可能还有一定功绩,因此才恩荫郭永茂为一等阿达哈哈番;永芳为绥德卫指挥同知。

        我们从文中还可以了解到,“既立其寨不可无神”“故创......”的信息,从而可以推断出这关帝庙应该的修好山寨后,由当时的一等阿达哈哈番郭永茂倡导,众人集资修建的,建庙的时间应该是清康熙六年之前,民间传说相差甚远。


标签:关帝庙 子洲县 大理 延安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