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文佚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佚事

子洲裴家湾黄土洼未解之谜

时间:2015-11-21 17:15:09  作者:  来源:网络转载  浏览:1126  评论:4
内容摘要:子洲县裴家湾镇黄土洼村,有一个天然淤地坝,当地人称其为“湫滩”。清道光八年(1828)《清涧县志》记载,明“隆庆三年(1569),黄土洼二山崩裂成湫。相传有龙居,大旱,取水即雨。”这说明此坝已经有440多年的历史了。但时至今日,黄土洼还有着很多的未解之谜……马踏山崩沧海变桑田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黄土洼是一...

    子洲裴家湾镇黄土洼村,有一个天然淤地坝,当地人称其为“湫滩”。清道光八年(1828)《清涧县志》记载,明“隆庆三年(1569),黄土洼二山崩裂成湫。相传有龙居,大旱,取水即雨。”这说明此坝已经有440多年的历史了。但时至今日,黄土洼还有着很多的未解之谜……

马踏山崩沧海变桑田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黄土洼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到处是密集的树林,洼地里荡漾着深不见底的湖水,成群结队的鱼儿在水中翱游。

    有一年,远道而来探宝的师徒二人来到了黄土洼,看见那波光鳞鳞、薄雾轻绕的湖水和湖畔上鸟语花香、彩蝶飞舞的动人景色,不禁为此叫好。短暂休息之后,经过上观天文,下测地理,他们认定湖中暗藏着一对金马驹。于是,师父对徒弟说:“你在岸上等着,我到湖中把那对金马驹取来。但是你要记住,等到第三日的中午,当我的手伸出在湖面上时,你一定要拉我一把。”

师父说过此话后,准备了一番,然后一个猛子扎进了湖水里去。徒弟见师父下水了,心里想,三天时间哪,我何不趁机在那花草树林中好好玩玩呢?

    转眼就是第三日的中午了,正在树林里同不知名小鸟玩耍的徒弟,忽然见湖心水面上冒出了一棵五股杈的柳树来,觉得奇怪,但因他正玩到兴头之上,也就没把这当成一回事。

    太阳挂在了西边,正在玩耍的徒弟突然想起了师父入水前对他说的话,猛然意识到那五股叉儿的柳树可能就是师父取宝后伸出的巨手,便大叫一声不好,连忙向湖中望去,只见那五股杈的柳树,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徒弟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施法,可惜自己的法术有限,已经无法让五股杈柳树再浮出水面,来挽救师父的性命了。

    面对一场悲剧的发生,徒弟痛不欲生,呼天抢地地跪倒在那湖畔上,整整哭了七天七夜,终于感动了湖底的那一对金马驹。为了让这位徒弟回去有个交代,金马驹奋力一跃,从湖底跃上了天空,向远处奔去。也就在这一刹那间,湖畔西边的九牛山突然崩塌,一泊湖水从裂缝中渗入,平坦的湖底露出了师父的白骨,徒弟趁机拾起,哭着向老家走去。

从此之后,黄土洼深不见底的湖水,就变成了一个天然坝,那坝地里就再也没有湖泊了,但留下的一口水井,水位却一直保留在一个水平面上,旱不降,涝不升,据说是金马驹专门留下赐福于后人的。

屡次考察仍是未解谜

    时间已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年复一年的冲刷和风蚀,“九头黄牛”的大山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可作为天然聚湫的淤地坝面积,却在洪水的作用下逐年增长,现在已达1000多亩。许多专家、学者也曾来到黄土洼考察,除了听美丽的传说之外,观神奇的地方、破解未解之谜,是他们共同的心愿。

    从2004年起,国家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李国英、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副调研员孙太旻等数十名水利水保专家曾多次来到被称之为“黄土地奇观,淤地坝鼻祖”的黄土洼考察。在听了陪同人员和当地百姓的介绍、讲述之后,李国英深为这块美丽而神奇的土地感到高兴,当即希望专家们要对黄土洼的自然现象、神秘传说等进行考证,专家们面对如此奇特的自然现象,提出了不少的设想与见解。

但时至今日,黄土洼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其一,洪水带着泥沙增高了坝内的土地,并没有增加坝梁(堰)的高度,但这个天然坝的坝堰却能随着湫滩地面淤泥的增高而自然增高,根本用不着人工加筑,这是什么原因?

其二,暴雨曾造成许多淤地坝的垮塌,但黄土洼湫滩内平时无水,每遇暴雨,坝地积水深度都在50厘米左右,最高时也仅达1米左右,不仅没有对聚湫坝造成影响,奇怪的是超不过3天,积水必然自行排泄完毕,虽然有时也能够看到洪水下泄时的旋涡,但水的流路不曾有,不知水从何而渗漏,又流向了何方?

其三,湫滩内居住的人们经常可听到“呜呜”似牛叫一般的声音,当地群众称之为“土牛嚎”,但声音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没有固定时间,至今仍是个难解之迷。


标签:黄土 未解 之谜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