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子洲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子洲新闻

万众一心抗洪灾 ——写在子洲“7·18”冰雹洪灾救灾之际

时间:2015/7/22 11:05:26   作者:魏丽娟   来源:子洲宣传   阅读:1250   评论:1
内容摘要:  7月18日,一场30年未见的暴雨冰雹造访子洲,100分钟内,子洲城区降雨量达到114毫米,这几乎是子洲全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最大冰雹直径达10毫米。暴雨夹杂着冰雹,造成城市内涝,庄稼损毁,房屋受损,一位花季少女在洪水中不幸身亡。灾害发生后,子洲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和乡镇紧急展开抢险救援。县上立即启动应急...

7月18日,一场30年未见的暴雨冰雹造访子洲,100分钟内,子洲城区降雨量达到114毫米,这几乎是子洲全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最大冰雹直径达10毫米。

    暴雨夹杂着冰雹,造成城市内涝,庄稼损毁,房屋受损,一位花季少女在洪水中不幸身亡。灾害发生后,子洲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和乡镇紧急展开抢险救援。县上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成立救灾工作领导小组,统筹指挥抢险救灾和查灾善后工作。在无情的自然灾害面前,当地干部群众团结一心,互帮互助,演绎出无数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展示了子洲人民不屈不挠的精神风貌。

   突如其来的灾难

    18日16时01分,乌云聚集,旋风四起,子洲城区和周边村庄开始零星地降下雨来。接着,大大小小的冰雹伴着越来越大的雨从天上掉落下来,庄稼被冰雹砸倒砸烂,汽车的报警声一直在响。“冰雹砸地砸物的声音特别大,孩子都被吓哭了,我也有点害怕。”居民李喜云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半小时左右,雨量增大,下水管道很快被大风刮落的树叶、山洪推来的泥沙和塑料袋堵上,子洲城区一片汪洋,小汽车泡在水中无法动弹,部分居民家里遭了水灾,一些道路被冲毁,距城近的几个村子里,玉米枝条被冰雹打得支离破碎,柿子到处坑坑洼洼,庄稼全部被毁。

    而此时,与城区一河之隔的双湖峪办事处石沟村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山洪暴发,位于山底的住户全 部遭灾,洪水从房顶倾泻而下,到处肆虐,逃生不及的李姓姐弟俩刚爬上房顶,被洪水连房带人冲走,弟弟牢牢抱住村里的石狮子获救,姐姐被洪水冲走,花季少女生命凋落。

    “刚下冰雹没半个小时,就看到山洪暴发,洪水推着路边的小汽车向下跑,几个年轻人胆子大,冲上去推车,手都麻了,发现挡不住又赶紧跑了回来。我活这么大岁数,没见过这么大的水。”74岁的张种祝回忆当时仍感觉后怕。

    雨一直下至17时40分,县城所在的双湖峪街道办事处全境、苗家坪三川口两乡镇等共37个行政村1.5万余人受灾。灾害损毁县城排洪设施4830米、道路63.4公里,危房100多间,5户12间房屋倒塌或严重损坏,致使2.74万亩农作物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达7830万元。

 照顾好左邻右舍

    18日当天,受灾最严重的就是双湖峪街道办事处石沟村山底的十几户人家。当时,只有马杰和白广洲两个年轻男人在家,其余都是妇女、老人和孩子。正是他们两个人,把泡在冰水里瑟瑟发抖的老人救出,将妇女和孩子转移到安全地带。

    当天,马杰正在家里给孩子煮稀饭,白广洲也在和家人聊天。天上下起雨来,伴着冰雹越来越大。当房顶上开始有洪水流下,大家都感觉不对劲,连忙撤离。马杰抱着女儿和被困邻居的一个孩子,将他们转移到安全地带。

    洪水来了,白广洲转移时发现,邻居门口的水里泡着一个老人,原来是村里的汪继忠大爷。汪大爷腿不方便,走不动路,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他赶忙跑过去,背起大爷就往山上跑。“当时我出去走走,没想到雨突然就来了,没等走回家就发了洪水,实在动不了了,没有小白,我的命都没了。”汪老说起“小白”热泪盈眶。

    安顿好家人后,马杰知道,还有一对老俩口没出来。他和白广洲二话没说,跳入越来越湍急的洪水里,赶到老人门前,由于洪水堵住了大门,两位老人无法出来,在冰冷的水里浑身发抖。他和白广洲破开门,一人背起一个老人,在洪水里向前冲,冰雹和雨水打在身上,丝毫感觉不到,“真的不知道哪来的劲,当时都感觉不到重量,只想赶快逃。”马杰回忆说。

    “我三妈获救后告诉我,发洪水时,屋内的水已经快淹没她的脖子,于是三妈搀扶着三爸向外走,可是沙发挡住了路,好半天,他们才从小屋逃出来,可是大门被洪水堵住了,实在出不去了,力气也没了,就泡在大门口的冰水里,当时特别绝望。”老人的亲戚薛女士很激动,“远亲不如近邻,要不是两个好邻居,就见不到三爸三妈了,真的感谢他们。”

    马杰救了人,但他却有遗憾,谈到被洪水冲走的邻居李某,马杰声音哽咽:“不知道那两个孩子在家,不然也不会……哎,太可惜了。”说着,他的眼睛就红了。

    马杰是子洲县教研室的员工,白广洲是子洲中学的临聘教师,他们的家里全部被毁,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出来,身上却留下了伤,“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其他的都顾不上了。”他们这样说。

  默默救灾的人们

    19日下午,在子洲佛殿堂山顶,记者见到了县气象局人影办的工作人员艾克全,他和队友们正在打防雹弹,炮火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大地都在摇晃,打出去的炮弹一下子就把天上的乌云冲开一个大口子。

发洪灾当天,他和队友从早上开始就在山上等候命令。下午3时接到命令后,他们开始向天空发射防雹弹。4时许冰雹来了,所有人都躲了起来,可是他和队友没有躲。冰雹打在身上脸上生疼,雨水直打在脸上,大家浑身冰冷,嘴唇都白了,但他们没有停止工作,一直坚持发射炮弹,当天共发射防雹弹78枚。“要是不打防雹弹,县城的情况会更差。”老艾工作了24年,很多人受不了这个苦,但他坚持了下来。

    “你看,远处乌云里带着白色的云头,就说明里面有冰雹,还有红色的云或者黄云最可怕,容易发生灾害天气。”老艾经验丰富,他告诉记者,人影工作很辛苦但很重要,必须要有责任心。

    7月18日灾情发生后,双湖峪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贺富军最早来到石沟村,20日记者离开时,再次来到村里。随着救灾到了后期,很多救灾人员相继撤离,但贺富军还守在那里,指挥铲车工作。

    发洪水那天,贺富军5时许就到了村口,由于洪水特别大,无法到达村里,等雨一停,他了解到有人被洪水冲走,立即从桥头的树上爬下去,沿着河道找人。人被找到后,他又急忙返回村子,查看伤亡情况,向上级汇报灾情。几天来,他一直住在村里,排水、铲泥,腿和脚上都沾满了泥巴,有时忙得只能吃一顿饭。

    灾情发生后,民兵、公安、卫生等部门及时赶到这里,县里抽调各乡镇干部和村官也前来救灾,让受灾的群众感到无比欣慰。

市民生活步入正轨

    子洲城区呈现两头高,中间低的地形,洪灾当天,县医院至水保局、二中巷、大理路中心广场段等城区最低洼的地区内涝严重,高峰时积水达40厘米。

    山洪冲刷下来的泥沙、树叶等垃圾将下水口堵塞,水暂时无法排出,县住建部门4时30分左右通知集合抢险队,一小时后,3条主要干道上抢险队员全部就位,进行下水道疏通。当日下午6时许,最严重的县医院至水保局段内涝全部排完,晚7时,整个城区内涝全部排完。

    19日至20日,子洲县各部门单位都开展包片清理工作。记者在城区看到,淤泥已经清理完毕,洒水车清扫街道,环卫工人在做最后的清理工作,道路畅通无阻,群众出行不受影响。

    子洲城区饮水主要来源于两种方式:一是5口水井供水,二就是清水沟水库,这也是主要的水源。但由于山洪冲入水库,造成清水沟水源地水质浊度超标,净化水厂不能正常供水。同时,灾害造成两口水井被毁,目前只有3口水井正常供水。

    按照正常需求,城区一天用水量2600方,而3口水源井只能供应700方水,远远不够。所以从20日起,城区将进行分区供水,对于高处居住的居民,县水务局出动2台防汛抗旱应急服务车,为群众上门送水,解决小河沟等地群众的吃水问题。同时,积极抢修小河沟水井,预计21日小河沟水井可以供水。清水沟水库目前正在开闸泄洪,水质开始明显好转,待水质达标后,预计22日恢复正常供水。

灾难无情人有情

    灾难无情人有情。洪水过后,很多石沟村民顾不上检查自家财物,自发沿河道寻找遇难女孩,很多人搬开杂物,查看冲走车辆中是否有人,互相打电话通知灾情,邀请灾民到自家居住……灾难面前,子洲人民伸出援手互相温暖,共渡难关。

    子洲洪灾最早是通过网络传播开来,看到当地人上传的视频和图片,子洲的灾情受到极大的关注。人们纷纷在网络上为子洲祈福,为子洲打气。

    一位申姓作者在《苍天,子洲不哭》诗中写道:“老天,这么痛的掠夺,想让我们给你低头屈服,我们回答你,你都倒下来,子洲不哭。”网友“天天向上”转发《洪水中如何自救和营救》,传播相关知识,还有网友制作了视频和歌曲,希望大家都能出力帮助灾民走出困境。当网络上出现谣言和虚假信息时,网友们也能够冷静分析,杜绝传播虚假新闻和消息,并予以澄清,给子洲各部门救灾明辨了是非,鼓舞了士气。

    灾害发生第二天,陕西、榆林的民间公益协会和志愿者们都赶到子洲,实地查看灾情,希望在后续帮扶上尽自己的一点力量。

    令人感动的是,灾民也充满正能量,苗家坪镇杜家沟村养殖户高伟损失严重,死了10多只羊。镇干部安慰他时,他却说:“这次受灾我自己也有责任,没做好羊圈的排水,还是先帮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吧。”

    而至今仍住在亲戚家的马杰写了一篇日记,里面写道:“7·18道义和关怀在现场;政府和人民在现场;勇敢和希望在现场。我不缺位,你不缺位,坚强和勇敢不缺位,希望就一定不会缺位!”


标签:城市内涝 突如其来 降雨量 县政府 子洲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