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文佚事

陕北原创:悲情绝唱对天歌

时间:2019/7/17 9:38:37   作者:拓振强   来源:原创   阅读:322   评论:0
内容摘要: ---《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背后的爱情故事“羊(了)肚子手巾(哟)三道道蓝,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啦话话难。”这首脍炙人口、激情悲昂的《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的陕北民歌,在陕北地区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人人会唱。可你知道吗,在这首歌的背后,却有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

---《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背后的爱情故事

   “羊(了)肚子手巾(哟)三道道蓝,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啦话话难。”这首脍炙人口、激情悲昂的《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的陕北民歌,在陕北地区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人人会唱。可你知道吗,在这首歌的背后,却有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


        据说这首歌源自陕北北部的一个小山庄,歌里唱的是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男主人公是一位俊气的后生,十八九岁,他叫二蛋,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从十来岁开始就给富人家放羊,他放羊的时候经常对着山野唱歌,练就了一副好嗓子。女主人公叫彩英,十七八岁,生得水灵俊美,人见人爱,也天生一副好嗓子。两个人住的是庄挨着庄,地连着地。


        平日里,彩英经常担着饭罐提着篮,去给山里劳动的揽工人送饭。在弯弯曲曲的村道、山路上行走时,因为担着饭、提着篮,所以走路就得格外小心。既要把步子压稳,防止打了饭罐,又要走快一点,怕饭菜凉了。就这样,彩英迈着均匀地步子,轻颖颖地走着。人们看见都说彩英走的好。因此,村里正月闹秧歌扳水船时,总是让她来坐船。时间一长,村里的大人娃娃都叫她“水上漂”。

        二蛋放羊时看见俊俏的彩英远远地走过来,就扯开嗓子唱开了:“六月的日头腊月的风,老祖宗留下(个)人爱人。……”,彩英也一边走一边唱:“天上的星星数上北斗明,妹妹心上只有你一个人。……”。渐渐地,俩人因唱歌而相爱,相互以歌声来表达彼此的爱恋。


        他俩虽然不是一个村,但属同姓,又有远亲关系,按照乡俗,是不能通婚的。况且,彩英的家境较好,而二蛋是个拦羊后生,根本就配不上和彩英谈对象。可两个年青人却相爱了,他们顾不了那么多,二蛋给彩英唱道:“山挡不住云彩树挡不住风,神仙也挡不住人爱人。”彩英给二蛋唱道:“鸡蛋壳壳点灯半炕炕明,烧酒盅盅量米不嫌你哥哥穷。”两个人偷偷地跑到后山神庙上许了口愿,私定终身。


        陕北的正月,红火热闹。这一年正月的一天,彩英的父亲在秧歌场里碰见了从山西过来看红火的拈香拜识,招待吃饭时,拜识问彩英寻主了没有,彩英的父亲长叹了一声说:“唉,我那憨女子,一满不听话,与邻庄的一个拦羊小子好上了,况且,还是同姓远亲,村里人、亲戚们风言风语,背兴得叫人头也抬不起来,你说怎办了?”拜识脖子一仰,喝了一口烧酒,抹了一把嘴说:“这事好办,你那女子要人样有人样,要身材有身材,又有一副好嗓子,还怕寻不下个好男人?对了,我正好有个妻侄子,大户人家,殷实富贵,要粮有粮,要钱有钱。你要能做得了主,今天我就把定子钱给你放下,赶二月初五就让人家过来迎亲。”“能行!”彩英的父亲一听高兴地满口答应。两人端起满杯,“咣”的碰了一声,一饮而尽。就这样,三言两语就把彩英的婚事给定了。一旁做饭的彩英妈听见了,她尽管嫌远,不愿意,但那个年代男人是家里的主事人,她也不敢插话,只能偷偷地流着眼泪。

        晚上吃过饭,父亲坐在炕头,装了一袋水烟,打着火抽了一口,笑着对彩英说:“彩英,你到大跟前来,大有好事给你说。”

        彩英心里嘀咕着:父亲平时总是凶巴巴的,今天怎这么高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不知道父亲要对她说什么,便走到父亲跟前,怯怯地说:“大有什么话对我说。”父亲兴奋地说:“英娃,大养育你十八年了,如今你也大了,也该寻个好人家了。今天在戏场里,我碰上了山西的你干大,他给你瞅下一户好人家,是你干大的妻侄子,人家是大户人家,有粮有钱,吃穿不缺,我就同意了,把定子钱也收了。”

        彩英一听,泪流满面,没等父亲把话说完,“趷噔”一声跪在地上,哭着对父亲说:“大呀,你不要把我卖到山西,我要跟二蛋在一起!”

        父亲生气地对彩英吼道:“你不要提那二蛋!老子就是把你填进冰窟窿,也不会把你给给那个穷小子!”

        彩英伤心地一夜没睡,直哭了一晚上。第二天,她把这件事告诉了二蛋。俩个人抱在一起,哭得昏天黑地。

        二月初五那天,山西的迎亲队伍过来了,三班吹两班打地把彩英抬上了花轿,朝山西方向去了。二蛋站在山峁上,眼巴巴地望着心爱的人渐渐远去,绝望地对着天空喊道:“老天呀,你怎不睁眼呀,这是为什么呀。”接着,他就唱出了这首感天动地的歌:

        羊(了)肚子手巾(哟)三道道蓝,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啦话话难。

        一个在那山上(哟)一个在(那)沟,咱们啦不上(那)话话(哎呀)招一招手。

        瞭(的)见那村村(哟)瞭不见(个)人,我泪(个)蛋蛋抛在(哎呀)沙蒿蒿林。

        歌声夹着哭声,哭声带着喊声,在山野里回荡,人们听见了,无奈地摇着头,叹着<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