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文佚事

一个捡破烂老太太的梦想(特写)

时间:2018/12/15 12:34:09   作者:张信如   来源:投稿   阅读:263   评论:0
内容摘要:那一年的冬天很冷,工地上几乎所有的工,都已停工了。那天,我偶然从一个工地旁边路过,在工地拐弯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一个老太太正坐在一堆沙土垃圾旁,慢慢的将压在里面的破水泥袋一个个地刨出来,然后,再整理好。她浑身上下全是水泥尘土。出于好奇,我便不动声色地走过去,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她。半晌,她不经意转了下身,忽然看见了...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工地上几乎所有的工,都已停工了。

        那天,我偶然从一个工地旁边路过,在工地拐弯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一个老太太正坐在一堆沙土垃圾旁,慢慢的将压在里面的破水泥袋一个个地刨出来,然后,再整理好。她浑身上下全是水泥尘土。出于好奇,我便不动声色地走过去,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她。半晌,她不经意转了下身,忽然看见了我,见我正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她,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停下来,朝着我裂嘴一笑:“嘿嘿······看我们这······就像憨婆一样······”说着,她稍稍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

        这时候,我才发现,她,应该没有古稀之年吧?满嘴的牙齿却所剩无几,满头也尽是花白之发,脸上的皱纹也清晰可见。为了不让气氛显得尴尬,我笑着看着她,不无揶揄地说:“哎呀,老人家,这下可挣美了,啊?”

        “嗨······”她又不由地裂开嘴,微微一笑,回应道:“也没挣美,不过就十来个烂袋子,能卖几个钱?唉,现在这破烂,也不好拣了,手稠了。”

        “手稠是稠了,可人家有捡破烂发财的。”我说。

“噢,人家有的就是发财了。可你说我这号窝囊人,只能在这工地上转转弯弯拣一点,遇上好人了,        人家还客客气气地说:‘老人家,拣上点就行了,工地上乱七八糟的,碰碰磕磕就都不好看了。’要是遇上个凉脑子二杆子,还高喉咙大嗓子使声哩。”

我听着有些好奇,便问:“捡破烂还遇这号人?”

        她一听,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说:“这还算好的。有一次,我碰上一个年轻娃娃,他二话不说,张口就给我称大大,称爷爷,叫我滚。我看着他说:‘娃娃,圪塄也有个高低。要让我叫你大大爷爷,也能叫哩。讨乞要饭的嘛,三辈都低人一等。可就是我把你叫了,害怕把你娃娃给折的不日常哩······”

        我看着她这样辛苦,叹口气说:“你年龄这么大了,天又这么冷,还跑出来捡破烂?”

她听着我的话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就打开了话匣子:“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哩。那几年,结婚了一个儿媳妇,滴了点亏空,要是我那死老汉,听众人的话,早出几年门,说不定这点亏空早就蹬利了。可他死活不想离开那个穷窝。后来,连续滴了两个年馑,实在是趴不住了,才出门来到这里。女婿在工地上给他寻了个看工地的营生。剩下我一个,就饿肚子拉上,风里雨里,捡点破烂。有时候,饿的人呀直打脑窜······”

        “那你家里吃好一点,出去还有点劲。”我实在是没话找话,就说了这些废话。

“唉——”她听着我的话,再长叹一声,“好你哩,一个人,能凑和的口里咬嚼上点,饿不死就行了。不怕你笑话,有半年时间了,总共就吃了三四顿面。有时候,我饿的实在撑不住了,见工地上那卖饭的,可想吃一碗,可又盘算,一吃就要花几块钱,又舍不得。前几天,工地上来了个卖肉夹饼的,我见人家工人们都买的吃哩,那味道飘过来,啊呀,那真是香烂人脑子。我馋的呀,口水一口一口地往下咽,两条腿一步也挪不动了,就站在哪里看。过了一阵,我突然生起了无名火,心里骂道:“他妈妈的疙瘩蛋,老尼尼今儿个就纳老命也吃上一个,愿意死愿意活什么也不怕了······”说着,她眼里泛着泪光。

        我又悲又喜地看着她,迫不及待地问:“吃了?”

        “吃了一个嘛······啊呀,可香哩,这辈子也没吃过这么香的东西······”她说着,嘴唇还不由得“啧啧”作响,似乎嘴里仍有余香,“要是放开让我吃,我能吃······十个。”她有些羞赧地说。

        我嘿嘿一笑:“嗨,那能吃了那么多?”

她也禁不住呡嘴一笑:“哦,说笑嘛,那敢吃那么多,就吃了一个就······”她欲言又止。

        “吃了一个怎么了?”我有点紧张,心想,是不是吃出了毛病?

        “后悔了几天。”她有些懊恼地说,“一个肉夹饼顶我几天的伙食。”

        “吃了就别后悔了。”我有些同情,为了转移话题,我又问:“那你亏空现在还的怎样了?”

        她迟疑了一下,说:“今年还了几千块钱,估计再过两年,就还完了。”

        “噢,亏空还完了,人就轻松了。以后也不用再吃这些苦了,啊?”我说。

        “唉,这人心不足,亏空还了我还想攒点钱······”她有些忸怩地说。

        我感觉她似乎有什么秘密,不好示人。便笑着说:“怎么?攒钱还想做什么生意?”

        她微微一笑说:“哦,生意不会做,我就是想······买一个手机。”

        “什么!你想买一步手机?”我着实有些诧异。要知道,那时候,手机还并不普及,一般人大部分还没有那玩意,即便有,不少人拿的也只不过是关键时刻顶不上用的样子货。所以,她说想买个手机我真的有些惊讶。

        她见我很吃惊,沉默了半晌,然后,申辩似的说:“我小年里,家里很穷,一直到结婚了也没穿过金,戴过银······不过这些我从来也没爱过。可现在我常看见人家拿着手机,站在路上打电话,和人家拉话,爱的我呀黑夜里一夜价翻过来,掉过去睡不着。啊呀,我就盘算:等把人家的亏空蹬利了,再攒上点钱,不管怎样,非要买一个手机,哪怕在身上揣上两天,给人家打上一个电话,我就死了也不后悔了。”

        听了老太太的话,我真是感慨万端,无言以对。只在心里默默地祝愿她:早日实现她心中的梦想。口袋里早日揣上她心爱的手机。


标签:一个 捡破烂 破烂 老太 老太太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