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文佚事

李树槐同志二三事

时间:2011/8/23 16:36:25   作者:子洲在线   来源:栾世宏的博客   阅读:6955   评论:0
内容摘要:

 

李树槐(1919——1989)砖庙镇阎家山人,1934年10月参加革命,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在陕甘宁边区红一方面军司令部任机要员、警卫员,1937年起历任八路军总部警卫班长、警卫排长、朱德总司令卫士长。1943至1945年先后被授予“警卫英雄”“特等劳动模范”,并出席了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大会。1946年负责叶剑英参加北平国共谈判的安全工作,任北平军调处执行部警卫副官。1947年随中共中央到西柏坡,任中央后委警卫队长、参谋,中央办公厅警卫科长。建国后历任中央办公厅警卫处科长、警卫局处长、警卫局副局长。1959年被评为全国公检法先进工作者。1974年任中央办公厅机要交通局局长。1979年任公安部八局局长。是全国政协第五、第六届委员会委员。1988年被授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李树槐参加革命后在陕北游击支队。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一些高级指挥员需要一些语言通、地理熟的当地战士做警卫,高大英俊的李树槐,就当了彭德怀的警卫。

  红军渡黄河东征作战归来,彭德怀把表现出色的李树槐,推荐给了德高望重的朱总司令当警卫。

   1940年的一天,警卫营的李树槐跟随朱德总司令从延安到前线视察。他们去了一所xx军政学校做报告,有个被日寇收买的勤务员在茶壶里放了毒药,然后提到讲台上,请朱德喝。李树槐是一个特别有心的人,他担心总司令的安全,于是用自己事先准备好的茶水代替了那壶茶。 

    会后,那壶茶被六个人分开喝了,结果六人全部中毒,经过紧急抢救才脱险。原来茶里果然有毒。这并不是李树槐侥幸,而是已经习惯了,总司令出去不管吃什么喝什么,他都要先尝一尝,以保证总司令的绝对安全。 

曾经和毛泽东一起创办“新民学会”的著名诗人、《国际歌》词的中文翻译者之一萧三知道后,亲自到司令部去调研,写了一篇著名的报道《警卫英雄李树槐》,使李树槐的名字在警卫人员中不胫而走。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成为延安很有知名度的人物 。

李树槐后来又当过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的卫士。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的纪录片里有一个镜头,毛泽东步入会场,那个为毛泽东掀门帘的,就是李树槐。五大书记中,除了任弼时,他随侍过四个。中共中央机关进入北京后,成立警卫科主管中共几位最高领袖的警卫业务,以李树槐的经历,出任此职再合适不过了。

1949年,毛泽东刚到北京住在玉泉山的时候。一天下午,独自一人就从玉泉山出来了。毛泽东夜里工作,上午睡觉,下午睡醒了自然想出去散散步。

  也许毛泽东头脑里在思考事情,或者他还不习惯外出交待一声,喜欢自己独自走走,在延安在西柏坡已经随便惯了。反正他谁也没告诉,就缓步往西去了。

  执勤的警卫班长恰好不在,等到回来,见毛泽东的屋子空了。问警卫门口的岗哨,也只知道毛泽东往西去了。

报告给警卫科长李树槐后,李树槐急了。紧急叫来了海淀分局的公安人员,同时把整整一个骑兵连全撒了出去,大海捞针似的去寻找。

  由于毛泽东是单枪匹马独自一人,就更增加了危险系数。谁知道他往西又往东进了路南的果园,撒出去的人往西怎么也找不到。可找不到也得找,大家继续分头寻找。

  等到毛泽东自己从果园里溜达出来,正高兴时,撞见李树槐焦急的眼神和一脑门的汗,知道自己“惹祸”了,毛泽东倒像是李树槐的下级一样低了头:“我没请假,犯了错误,对不起你们,叫你们担心了。”

本来绷着脸,一肚子气的李树槐,看见毛泽东如此诚恳地认了错,不由得扑哧一乐:“没办法,你啊。”

  毛泽东这才兴犹未尽地返回香山。

    1953年,中央办公厅的行政处和警卫处合并,成立警卫局,这个警卫科便升格为警卫处,李树槐担任处长。在长期的中央领导同志身边从事警卫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保卫党中央和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贡献了毕生的精力。

1967年,中央文革碰头会虽然还是由周恩来主持召集,但成员多是江青一伙。周恩来势单力薄。江青一伙公开逼周恩来交权。中央文革碰头会上,江青、张春桥几次公然对周恩来说:“主席已经讲过了,文革小组代替了书记处。以后总理要像对待书记处一样对待文革小组。”顶着所谓反击“二月逆流”的黑风恶浪,江青、张春桥几次提议要把“二月逆流”的材料发下去。最后毛泽东亮了底:“不能发,因为牵涉到总理。”可江青一伙仍不甘心,通过各种渠道故意把“二月逆流”的材料公诸于众,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全国掀起大规模的所谓反击“二月逆流”的黑风恶浪。

3月14日,首都北京街头出现了声势浩大的十万人游行示威。他们高喊“打倒二月逆流的黑干将”,“打倒谭震林、陈毅、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揪出二月逆流的黑后台”,“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中央文革”等口号,把所谓反击“二月逆流”推向了第一个高潮。面对所谓反击“二月逆流”的黑风恶浪,在极为艰难的处境下,周恩来竭尽全力,保护所有与“二月逆流”脱不了“干系”的老同志。谭震林、陈毅、徐向前等被打成“二月逆流”的“黑干将”,有时就住在由李树槐警卫的大院里。

一天,一群红卫兵聚集在中南海的西大门,叫喊要抓谭震林,把大门敲得咣咣响,时任中央警卫局负责人的李树槐那天正好值班。刚刚走到前院,红卫兵就把大门冲开了,人也冲了进来。李树槐迅速派了一个连在门口堵住,使他们不能再往里进,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扩大。然后打电话直接向周恩来总理请示,总理说,你让那个头头接电话。李树槐叫来造反派的头头,总理在电话中问他叫什么?能否负责?那人说能。总理就对他说:马上把人都撤出中南海去,如果撤不走出了事,你要负完全责任。下午3点,把你们的负责人都找来,我在西花厅接见你们。结果那个头头连大气都不敢出,放下电话吹响口哨,大喊向后转,把人都撤出去了。

下午3点,周总理去西花厅接见他们,李树槐布置好警卫工作之后,作为贴身警卫也跟去了。在总理对他们苦口婆心讲道理的时候,李槐树始终不离左右,一直到造反派头头最后同意,问题解决了的时候。

李树槐同志病逝之后,杨尚昆、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乔石、胡启立、姚依林、王震、胡耀邦、胡乔木、姬鹏飞、黄镇、彭冲等同志送了花圈。陈丕显、黄华、习仲勋、王芳、刘复之、康克清等同志前来向李树槐同志的遗体告别,并向李树槐同志的家属表示亲切慰问。

   《人民日报》于1989年3月13日发布消息说,李树槐是子洲县人,出身于贫农家庭,1934年10月参加革命工作,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历任八路军总部警卫排长、朱德总司令卫士长,北平军调处执行部警卫副官,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副局长,机要交通局局长等职。1988年他被授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李树槐同志长期在中央领导同志身边从事警卫工作,为保卫党中央和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贡献了毕生的精力,堪称警卫战线上的楷模。他一贯忠于党的事业,忠于人民,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

    主要参考资料:

《从西柏坡到中南海——红都秘事》

《红墙见证录》《李树槐回忆录》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