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佚事

马蹄沟小学百年纪事(4)

时间:2014/12/12 0:47:31   作者:栾世宏   来源:栾世宏的博客   阅读:1905   评论:0
内容摘要:三、 解放之后民国二十九年(1940)2月29日,八路军驱逐了绥德二区专员何绍南。不久,马蹄沟全境解放,但由于各种原因,上半年依然由栾本贞负责,秋季新学期开始后人民政府才接管了马蹄沟小学,首任校长是刘直卿。刘直卿(1916—1970),原名学正,子洲县马蹄沟镇刘家坪人。1937年绥德师范毕业后在绥德任教,1940...

 三、 解放之后

民国二十九年(1940)

2月29日,八路军驱逐了绥德二区专员何绍南。不久,马蹄沟全境解放,但由于各种原因,上半年依然由栾本贞负责,秋季新学期开始后人民政府才接管了马蹄沟小学,首任校长是刘直卿。

刘直卿(1916—1970),原名学正,子洲县马蹄沟镇刘家坪人。1937年绥德师范毕业后在绥德任教,1940年至1942年任马蹄沟小学校长,1946年任子洲县教育科长,1947年任绥德专署秘书,1949年任子洲县代理县长,后调任吴堡县县长,1955年北京教育行政学校来陕招生,他自愿放弃县长职务赴京进修,期满后回到家乡,担任绥德高中校长兼党支部书记,1962年任子洲中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文化大革命中他被受折磨,成立革委会时,结合为子洲中学革命委员会主任,不久,又被清理出革委会,致使身心受到伤害,1970年去世,1978年后才平反昭雪。

其时的学校,政府虽然已拨付经费,但相当部分仍要自筹,民办的成份仍占很多。

据《延安文史资料》记载,1940年前后陕北的教育情况是“知识分子缺乏,文盲高达99%;学校教育除城镇外,在分散的农村,方圆几十里找不到一所学校,穷人子弟无门入学。”为此,边区政府把发展教育事业摆到了重要位置,并设立专门的文化管理部门,运用行政手段促进文化建设,推广小学教育和社会教育。《陕甘宁边区抗战时期施政纲领》对边区文化教育政策做了全面论述:“实行普及免费的儿童教育,以民族精神与生活知识教育儿童,造成中华民国的优秀后代;发展民众教育,消灭文盲,提高边区成年人民之民族意识与政治文化水平;实行干部教育,培养抗战人才。”

当时,人民政府十分重视教育,在边区《小学法》、《小学教育实施纲要》中作了明确规定:“边区小学教育应依据新民主主义教育方针,以促进儿童的民族觉悟,养成儿童的审美观念,提高儿童的劳动兴趣,锻炼儿童的健壮体格,增进儿童所必需的知识,培养儿童为大众服务的精神。”也就是说,边区小学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培养有一定民族觉悟、有一定文化、身体健康的能抗战能建国的劳动者。

同时规定:边区小学招收8岁至14岁之学龄儿童,不分性别、成份,学制实行“四·二”分段制,初小四年,高小二年,秋季始业。教材由陕甘宁边区政府教育厅统一编制,设国语、算术、常识、音乐、图画等课程,每周上课28~32节。其教学方法是根据战事、生产实际情况,采用“长流水”教法,学生随到随教,并与成人、妇女的扫盲识字教学相结合,以高带低,互相学习。

秋季始业,根据绥德县的通知,各联保均要创建中心小学,马蹄沟小学改名为三皇峁联保马蹄沟中心小学。同时,学校启用陕甘宁边区政府教育厅编印的小学课本。

民国三十年(1941)

2月1日,马蹄沟小学按照陕甘宁边区政府教育厅公布的《陕甘宁边区小学规程》中第59条规定“小学课程以政治军事为中心”,小学设政治、国语、算术、自然、历史、地理、美术、音乐、体育、卫生等课程。初级小学将政治、自然、历史、地理、卫生等课合并为常识课。力求适合抗战建国的实际需要,使学生一离开学校就可以很好地为抗战建国服务,胜任必要的工作。

秋季开学,马蹄沟小学按照《陕甘宁边区小学规程》中对小学教学和训导工作的规定:“小学教学,应以启发式为主,以讲说讨论为辅。”“小学生活指导以培植民主精神、锻炼集体生活为中心”。“小学生活指导应以民主集中制及自觉纪律为最高原则。”“小学管理绝对禁止体罚”的规定,学校教学方法、管理方法和教学工作有了很大的改善,教师一般采用启发式、讨论式进行教学,打骂现象已很少见到。

同时,学校还组织学生在课外时间进行社会活动和生产劳动。社会活动包括抗战宣传、优待抗属、帮助自卫军放哨、除奸,参加并帮助失学儿童开展社会活动;做小先生领导识字组、夜校和半日校。在生产劳动方面,主要是帮助抗属挑水、推磨、打柴、耕地、秋收,参加副业生产等。

新学期开始时,学校计有4个班,每班十几人,但仍然是坐在炕上听老师讲课做作业。

10月,绥德分区决定废除保甲制,在马蹄沟设立了区公所,马蹄沟中心小学更名为马蹄沟区中心小学。

10月19日,在绥德县参议会上,曹力如专员兼县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教育经费,全年59500元(小学教师的米及公费在外)。教师待遇,月给小米1斗,并15—20元。小学教育方面:1940年,上半年有完小9(所),初小20(所),高小学生324人,初小学生5677人。到下半年,即有完小11(所),中心小学6(所),初小113,高小学生461人,初小学生6456人。”马蹄沟小学就是当时6所中心小学之一。

11月13日,陕甘宁边区政府公布《陕甘宁边区救济贫苦高级小学学生及流浪难童暂行条例》。对家境贫苦,体格健康,学业成绩优良的初级小学学生无力升入高级小学者,或高级小学学生无力继续就学者,应补助以衣服、伙食、文具等。马蹄沟小学也实行了这一办法,使贫困学生得到了帮助。

冬,在延安新文字冬学的基础上,开始了1941年冬学的学习。马蹄沟小学的师生们,先后帮附近的几个村庄进行教学辅导,结束时,曾对全体参加冬学学习的学生进行了3次考试,评定甲乙丙丁四等成绩。规定:会读、会写、会用的为甲等;会写而迟缓、间有错字的为乙等;会拼音写单字、但不会使用的为丙等;在此程度以下的为丁等。

民国三十一年(1942)

春,陕甘宁边区政府第六次政务会议通过了《教育大纲》,马蹄沟区公所根据绥德专署教育科指示,按照《教育大纲》要求执行,全力整顿,兴办真正合格的小学,并在设备、师资、教材等方面给予充分保证,吸引了一大批社会人士来到教育战线。马蹄沟小学因此而工作更加规范,教学成绩越来越好,受到社会各界普遍关注。

春,根据绥德县的通知,中心小学改为完全小学,马蹄沟区中心小学改名为马蹄沟区完全小学,简称马完小。

5月28日至31日,马蹄沟小学主办了由双湖峪、周家硷、马蹄沟三所完全小学三年级以上学生参加的运动会。在这西川第一次小学生运动会上,男子100米短跑记录是15′15″,跳远记录是4.45米,跳高记录是1.35米。

秋,学校学生不断增多,教学从炕上移到了地上,每人一个小炕桌,依然席地而坐,听老师讲课。

11月29日,延安《解放日报》刊登记者的报道“西川马区完小学生增加,全文如下:“马蹄沟区完小于11月11日召开校务会议,商讨招收学生问题,决定各教员分组到各村,同区上负责同志作深入的宣传教育。经大家努力结果,大部皆踊跃送其子女入学。按该校原有男女学生九十余人,现在增至一百五十余人。因此,校址校具以及其他设备极其困难。为此,各界复提议于今冬整修校舍。各教职员亦自动编写课本,并替学生抄写,以解决困难。政府亦动员民众,帮助修理操场。”

冬,抗日军政大学四分队驻扎马蹄沟,学员们经常来学校宣传革命思想,教育学生要好好学习,要相信政府,抗日战争一定能够胜利。

同年,学校也开始实行三·二制,即初小三年、高小二年教学制。

同年,按边区教育厅规定,马蹄沟小学初小课程设有国语(包括社会自然常识),算术,美术,音乐,体育(游戏),劳作(与生产常识结合)等科目,每周上课共约二十小时。高小课程设有公民(政治常识)国语,算术,社会,(包括史、地),自然,卫生,美术,体育,劳作(生产劳动)等科目 ,每周上课二十六小时。当时的小学课程是以文化教育为主,但各小学可根据其具体情况在当地政府指导下作适当变更,对民办小学,在课程教材等方面,不加严格限制。

同年,绥德分区为革新小学教育,提出学校与劳动、社会、家庭结合的方针 ,具体内容是:一、与劳动相结合:提倡教职员及十二岁以上的学生都参加生产劳动,男生捻毛线,种瓜菜,种棉,砍柴,女生捻毛线,做针线。准备除粮食外一切费用全部自给,一方面增加了教育经费,减轻了人民的负担,另一方面学生体验了劳动,获取了生产知识。二、与社会相结合,提倡小先生制,在娃娃变工队中教认字,学校给老百姓写信写路条,帮助解决文化上的困难问题。在教学内容中讲授政府的政策法令,使学生对革命的三民主义政权有清楚的认识,并随时帮助政府推动工作。三、与家庭结合,学生回家后,要帮助家庭担水,扫地,算帐,有的学生还要督促家庭开展生产。

同年,在边区开展大生产运动中,小学虽然不是生产单位,但同学们在“小孩子也能做大事”的精神鼓舞下,也都积极组织生产。

同年,姬世道任马蹄沟小学校长。

姬世道,1902年生,子洲县周家硷镇车家沟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先后在马岔、槐树岔小学任教,曾任周家硷小学校长,1942年任马蹄沟小学校长。

民国三十二年(1943)

秋季始学,马蹄沟小学根据绥西办事处的指示,“课程与实际结合:过去只管教不管用,这半年来被大大的克服了,把过去十几门课加以合并为主要的几门,注意了用的问题,主要的提高文化程度。国文以记账、写路条、写计划、写报告、写文约等,算术除一般的加减乘除四则外,主要是加珠算,珠算是老百姓学生家长、学生都喜欢的,自然主要是教生产方法的一般知识,地理教现在各战场的战争形势图与陕甘宁的地理历史。”

10月28日,中直总学委会发出了关于阶级教育和人生观教育问题的通知。驻守在马蹄沟的抗日军政大学第四分队利用马蹄沟小学的校舍办起了冬学,不仅干部参加,广大贫民百姓也非常踊跃,一边接受阶级教育和人生观教育,一边学习文化基础知识,学校一时成了广大群众最喜欢去的地方。许多马蹄沟小学的教师和学生成为冬学的老师。

12月,马蹄沟学校在延安“鲁艺工作团”来马蹄沟采风人员的帮助下,德、智、体全面发展,出现了崭新的面貌。

是年,教育经费统一由办事处二科筹集。教师的工资最高的是四斗五升米,最低的三斗五升米,家庭困难的另外救济一部分。

民国三十三年(1944)

1月,子洲县人民政府成立,本校成为子洲县五大完小之一。更名为子洲县马蹄沟完全小学。

2月6日是农历正月十三,绥德师范工作队来到马蹄沟,宣传减租减息与征粮的意义,进行入户调查。并帮助马蹄沟小学组织学生办起了识字班、补习班、读报组。

4月18日,陕甘宁边区政府公布了“关于提倡研究范例试行民办小学的指示信”,提出对小学教育实行民办公助。教材方面,如果群众不愿用政府编的课本,也可以与群众商量自编,但是原则上希望能教些联系日常生活实际的政治常识和生产知识,过于陈腐的东西,则说服群众,不要教给儿童。至于学生的名额,则不加限制。校址的选择、经费、教师待遇等等,完全由群众决定。

7月13日,边区政府76次政务会决定:“为适应形势发展和文教工作的情况,将民政科和教育科分开”,使教育工作更加规范正常。随即子洲县教育科设立,马蹄沟小学有了直管机构。

7月,《解放日报》发表了《论普通教育中的学制与课程》的社论。提出根据地学校的课程,在小学应以识字和算术(主要是珠算)为主要课目,同时也应教一些关于战争或生产的技术课。在政府的积极引导下,陕甘宁边区的小学教师逐步创造出许多新的教学方法,例如,拆字教学法、实物教学法、现场教学法等。小先生制也颇为盛行,马蹄沟小学就提出:“当小先生,随学随教!识字的人教不识字的人!”因为人与人之间是团结一致的,学习是生动活泼与丰富多彩的,这就逐步形成了一种制度和风气。就是教学先从实际事物着手,然后再教认、写、用。为了适应新的情况,马蹄沟小学学制开始打破旧的一套,教学方法开始联系实际。教育时间分全日、半日两班,农忙即放假;教材内容有生产、卫生、政治等常识,形式有歌曲、故事等;没有一定的年限,学到能写会算就毕业。

同年,“学校和社会结合、和政府结合、和劳动结合、和家庭结合、和课内外结合”的国民教育大革新从绥德专署兴起,马蹄沟小学在刚刚成立的子洲县人民政府民教科的领导下,老师和学生互教互学,在做好功课的前提下,实行多种教育,参加量力而行的手工业和农业劳动,受到政府、学校、家长多方的欢迎。

同年,缩短了小学修业年限:初级三年高级二年,初小得单独设立,在中心地域设立中心小学,在县政府所在地或交通便利的集镇,设立五年制的完全小学。各小学大都在春季始业,过去曾实行寒暑假的制度,为适合边区农村生产的情况,改为年假,麦假,秋假的制度,三种假期计两个半月。

同年,为加强领导效能,区政府直接领导区上完小或中心小学,乡政府领导普通初级小学。

同年,学校经费及教员待遇,改单独自筹措为县政府统筹统支,属县事业费的一种。据绥德分区资料记载,全分区各县教费共支出6952382元,占该分区各县全部经费开支(61739143元)的百分之十一强,(上述绥德分区教育经费开支数字,同其他经费开支一样,公务人员,教职学员,其由政府供给的粮食开支未计算在内。)

同年,绥西办事处给小学买了篮球、排球,学校球类活动开始实施。

同年,徐子亭任马蹄沟小学校长。

徐子亭,1917年生,子洲县周家硷镇徐家沟人,绥德师范毕业后参加革命,在区政府工作,1944年任马蹄沟小学校长,1946年前往延安财经学校,1949年任西安军政委员会人事部科长,1951年前往北京,任林业部人事司处长,后任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工业研究所副所长,1982年离休。

民国三十四年(1945)

春,马蹄沟完全小学秧歌队根据上年鲁艺工作团在马蹄沟辅导的新秧歌动作,在镰刀斧头的引导下,扭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新秧歌,在参加绥德专区秧歌调演时,获得绥德专区“模范秧歌队”称号

8月6日,延安《解放日报》第二版发表“子洲小学组劝学队,避免学生流动现象”,文中说“马蹄沟完小学生达一百五十人,有人满之患。群众的反映是:今年比去年好。……张家圪台的家长会上栾银庆说:娃娃带回的“仿格子”比以前强多了。同时学生也自认有进步,如马区完小高年级学生栾正泽觉得,算术比去年一年所学还收获多。各校在教育内容方面,大多能从实际出发,自编教材。其参考资料都取选于《抗战报》《群众报》及通俗书刊(如《中国史话》《风雨电》等)。同时配合政府实际工作,各校都进行了防旱备荒、医药卫生的日常教育。”

同年,由于夏秋粮均欠收,不少农家子弟因此而辍学。子洲全县上半年较1944年减少学生331名,下半年比上半年又减少学生237名,马蹄沟学校也有数量不等的因贫辍学学生,并有个别学校因生源减少太多而自动停办。

民国三十五年(1946)

春,陕甘宁边区政府召开中等教育会议,讨论逐渐注意中小学的正规化问题。

4月,马蹄沟小学一年级有男生72名,女生12名;二年级有男生30名,女生6名;三年级有男生25名;四年级有男生13名,女生2名;五年级有男生15名;学校共计男生155名,女生20名。

下学期,马蹄沟小学有学生163名,教师7名,被评为当时全县五处完全小学中“最好的一处”,多次受到上级表扬。

同年,子洲县各完全小学校长、教导主任联席会议召开之后,学校学制改为四·二制,即初小四年、高小二年教学制。课程低年级为国语、算术、唱游;中年级为国语、算术、常识、美术、音乐、体育;高年级为国语、算术、公民、史地、自然、音乐、体育、美术。

同年,陕甘宁边区政府颁发了《战时教育方案》,为各级学校在战争到来之时的各项工作,作了具体的安排部署。马蹄沟小学当时就成立了由校长任组长的应急小组。

同年,杨定一任马蹄沟小学校长。

杨定一(资料暂缺)

民国三十六年(1947)

7月1日,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6周年。马蹄沟小学部分师生参加了由中共中央西北局、陕甘宁边区政府、陕甘宁晋绥联防司令部联合举行的纪念大会。聆听了中共中央西北局副书记马明芳、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副司令员王维舟的讲话。

7月9日,子洲县人民政府在马蹄沟召开了全县教师会议,马蹄沟小学教师全部参加。会议期间,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和夫人朱明一起,亲切地接见了全体与会代表,勉励要教好孩子,要支持正义,要相信胜利与光明就在眼前,做一名合格老师。

秋,学校因战争临时停课,全体教师分组支前。

11月,县政府规定完小校长每月薪米四斗八升,教导主任四斗五升,一般教员薪米为四斗。

“和生产结合”,是陕甘宁边区小学教育的一贯方针。其基本目的在于:1、学习生产知识,加强劳动观念;2、实验和推动农业科学知识;3、减轻家庭负担,使最穷苦的儿童也能入学。根据党和政府的指示,结合边区的实际情况,马蹄沟的小学教育十分重视生产劳动教育,组织师生参加春耕生产,在校内,还成立了课外生产小组,有计划地进行生产劳动。当时国语课本中,反映生产知识、生产运动及劳动英雄的课文约占1/5。国语课本要求初小毕业要学会记帐,开路条,写对联,写简单信,高小毕业要会写信、写合同、写报告、写通讯及群众婚丧事宜的一般应用文。算术课本要与实际联系,例如讲石、斗、两、尺、寸的时候,一定要拿斗、秤、尺子来实验,免得闹出学生不识秤的笑话。高小学生求面积时要带领学生丈量土地,确实学会计算征粮条例或农业累进税的百分法。常识课本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分量是讲卫生、农业、家庭副业等自然常识,以及边区的社会问题。

民国三十七年(1948)

1月,子洲县干部会议在马蹄沟举行,学校校长列席了会议。

春,为配合开展冬学运动,马蹄沟学校组织教师深入农村进行识字辅导,学生还排演了文艺节目,下乡进行宣传。

同年,子洲县教育科在“下学期教育工作报告”中写到:“最好的马蹄沟小学”,“工作是有计划的,并在工作中建立有必要的制度。如在学习上、生活上,举行了勤学竞赛,看谁来校早,谁经常到校不旷课,用这种办法来巩固学生。举行了学习竞赛,造成学习热情,还有卫生竞赛,街头讲演竞赛等。使学校的生活经常在紧张着,在制度上配合学校的实际情况,各时期的工作重心,拟出中心训导周,如举行卫生竞赛时,本周定为卫生周等。在外活动时,值日员一定负责具体领导,防止打架、相骂等混乱的现象发生。在教学上不贪图教的多,主要以学会为原则,由于采取了这样的方针,提高了教学效果。”

同年,张明旗任马蹄沟小学校长。

张明旗(1918—1983),子洲县马蹄沟镇庙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37年绥德师范毕业后参加工作,先后在马蹄沟、绥德义合等地任教,1948年任马蹄沟小学校长,1952年起,历任子洲县文教卫生科科长,子洲县第一届人大委员会常务委员,子洲县第二届人大代表,1965年任子洲县老君殿中学校长,1970年任周家硷中学校长,1971年任子洲县新华书店经理,邮电局副局长、党支部书记,1979年离休。

民国三十八年(1949)

3月7日,马蹄沟小学校长和教导主任参加了县上召开的小学校长、教导主任联席会,总结和讨论了教育工作。

5月22日,子洲县委宣教工作报告说:“各校学生班次最多的是马区完小,有二百零一名学生,六个教员,分为六班。”

5月下旬,根据区委的安排,学校学生给凯旋而归的警二旅(四六团)写慰问信,赞扬他们的劳苦功高,鼓励他们迅速解放大西北。

写字是学生的基本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大概那时纸张还是较为昂贵的东西,所以初学写字多是用石板石笔。石板是块长方形黑色平滑的石片,四周用木框镶着,石笔是硬硬的白色幼小长条物,写下字来可随时擦去,反复使用。

稍后用的是铅笔,就是粗粗的哪一种。由于铅笔经常断芯,消耗很快,每至手指挟不住铅笔头的时候,才肯去换。而削铅笔刀还很少,要是同学中谁有把小刀,那就羡慕不已,常相互借用。

到高年级了,学生要开始学写毛笔字,最初是“描方”,就是纸上有线印成的空心大字,仔细用墨笔填满,老师经常教导执笔要端正,四个手指要用力捏紧。稍后便是临字帖,分颜体和柳体等。由于书法也是一门功课,因此学生都很认真,老一代人的字写的都不错。

这期间,在马蹄沟小学接受启蒙教育的孩子数以千计,他们以后走向全国,在各条战线取得较好成绩的非常多,其中有:

栾仲青,(1930—2013),子洲县马蹄沟镇栾家渠人,少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 1948年参加革命, 1950年在甘肃省天水市陇西税务局工作期间考入西北人民大学.兰州分校学习并取得大专文凭。1954年起历任玉门石油管理局水电厂人事科长、组织部长、党总支书记、党委副书记,玉门石油管理局行政处副处长、宣传部副部长等职。1980年华北石油大会战开始后,任华北油田政治处主任,1984年华北石油管理局成立后,任采油研究院纪委书记。

王占银,子洲县马蹄沟镇清水沟村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46年应征入伍,后通过学习,成为一名医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山西省忻州市某部队师级军医,主任医师。

栾正泽,(1930—1959)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47年毕业于绥德师范,同年考入延安大学,后因国民党政府军的入侵未去,回马蹄沟贸易公司工作,1950年调绥德专员公署花纱公司,先后担任业务员、副科长、科长。1956年调任延川县花纱公司经理,后任延川县县联社主任。1958年被任命为延长造纸厂厂长。1959年因公殉职。

王继普,(1931—?),子洲县马蹄沟镇瓦窑峁村人,1944年起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46年考入绥德师范青年班学习,1948年参军,1952年随部队入朝参战,曾先后荣立三等功6次,1958年回国。1960年入解放军第七军医大学医疗系学习,1965年毕业后任陆一师主治医师、科主任、院长、卫生科长。1978年调上海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卫勤系任教,1979年调北京军区后勤学院任师职教官,同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1992年离休。荣获“解放大西北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朝鲜人民政府功臣胸章”“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章”其科研成果曾荣获全军科研成果一等奖,主编有《卫勤演习方案》一书。

栾世清,1931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45年入三边公学学习,1946年到第一野战军后勤部无线电部门工作,1947年转业到绥德师范,同年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医院,1951年重回绥德师范学习,1953年回到子洲县任教,1955年到子洲县民政教育馆,1957年去陕西省艺术学校学习,参加了《梁秋燕》剧本的编写工作,1958年同他人一起创建子洲县晋剧团,任教员和导演,1959年到绥德《大众报》社当记者,1962年回子洲广播站任编辑,同年,长安出版社出版了他写的剧本《大战铁龙山》,1963年起在周家硷、驼耳巷公社工作,1973年调子洲县林业局,1979年任林业站副站长,1980年到北京林学院进修,1981年任林业站站长,1992年离休。

张炯勋,1932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3年毕业于绥德师范,同年回子洲县,先后在双湖峪、马蹄沟等地的多所学校任教,1988年获小教高级。1955年曾出席陕西省第一届青年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栾世铎,(1932—1985)子洲县马蹄沟镇栾家渠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49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同年被选送到西北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分配到解放军第一军七师十九团政治部工作,1952年编入三军十九团,1953年入朝参战,1958年回国后转业到青海省公安厅农垦处工作,历任文教、管教等职,1980年调任青海省教育学院行政处副处长兼基建科科长,1985年因公殉职。

刘汉忠,1932年生,子洲县电市镇庙台村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新中国成立初参加工作,1984年任四川钻采设备厂经济师。 

    栾世俊,(1932—?)子洲县马蹄沟镇栾家渠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西北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宁夏吴忠中学、吴忠一中任教,是中学高级教师。

王汉昌,1933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水浇湾人,少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49年3月参加革命,历任子洲县警卫队战士、保安科通信员,子洲县老君殿区团委干事、书记,团县委学校部部长,共青团榆林地委干事、部长、副书记,榆林地区卫生局局长、文化教育局局长、横山县革委会副主任、主任,1974年7月任中共横山县委书记、兼武装部第一政委,1983年7月任榆林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1994年离休。

栾向贤,1934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栾家渠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60年肄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后在甘肃省天水市工作,工程师。

柴渊民,1935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三皇峁人,少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2年考入榆林师范,1958年入绥德师范学院学习,1960年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进修,毕业后先后在子洲县电市中学、周家硷中学任教,1976年调榆林地区教研室,1984年调榆林地区函授部,先后任副主任、主任。1996年退休。是中学高级教师,陕西省语言协会会员、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会员。著有《谈今忆昔》一书。

栾理民,1935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8年毕业于西安外语学院,先后在宁夏建筑工程设计院和宁夏工学院工作,1987年,率先在宁夏工学院开设“情报检索”课,1992年作为翻译随团访问前苏联。1993年评为副教授,1996年聘为研究员,出版有《苏联地震区工业建筑》(译著)《全景电影》《大学情报》等书籍。曾任宁夏工学院音乐家协会主席,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

栾本强,1935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栾家渠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8年毕业于榆林农校,同年分配到榆林地区水保局工作,1959年调靖边县气象站主持气象观察。1962年调靖边县农技站,主搞科研和农业技术推广工作。1980年调靖边县种子公司任副经理,1982年任靖边县农技站副站长,后任农技站党支部书记。是榆林地区农学会理事,高级农技师。几十年来,先后在省地农业报刊发表各种论文二十多篇,其中获地区三等奖一次,二等奖三次。1982年国家农牧渔业部为表彰其坚持农技推广工作中的突出成绩,特发荣誉奖状与奖章,以资鼓励。

栾兰芳,(1935—2009),子洲县马蹄沟镇栾家渠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0年考入绥德师范,经过初师、中师六年的学习,1956年毕业后又进绥德工农速成中学中教培训班学习,半年后参加工作,先后在子洲中学、周家硷中学、绥德城关二小、绥德一中任教,1988年评为中教一级,1991年退休。

张兴喜,1936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庙沟村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60年榆林农校毕业后分配到延安苗圃任技术员,1965年任园艺站站长,1973年任延安苗圃主任,1976年任延安市园艺场场长,1983年任延安绿化办主任,1985年任延安风景林场场长、党支部书记,是高级园艺师。

栾生铭(1936—1998)子洲县马蹄沟镇水浇湾村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2年进入榆林中学就读,1956年考入陕西省师范学校,1959年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先后在子洲县双湖峪中学、马蹄沟小学中学班、周家硷中学任教,1977年调陕西省潼关县教育局,1986年评为中教一级,1990年任潼关县教育局党支部书记,1996年退休。

栾茵芊,(1936-2007),又名美含,子洲县马蹄沟镇栾家渠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5年毕业于榆林初师,1956年开始教育工作,执教中参加函授学习,取得中师文凭,先后在榆阳区上盐湾,子洲县马蹄沟,延安市元龙寺、李家渠、南关等小学任教,1985年评为小教高级,1992年退休。

张怀表,1936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5年米脂中学毕业后开始从事教育工作,1958年参加绥德师范函授学习,取得中专文凭,先后在双湖峪小学、马蹄沟小学、驼巷小学、曹硷农中、双湖峪中学团委工作,1969年任马蹄沟小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70年任马蹄沟公社教育专干,1975年任马岔公社教育专干,1976年任子洲县教育革命办公室副主任,1979年任子洲县文工团党支部书记,1984年起任子洲县石油公司党支部书记、经理,1990年任子洲县饮食服务公司经理。1958年在双湖峪小学任教时,曾获得共青团陕西省委、陕西省妇联、陕西省总工会联合颁发的“少先队辅导员先进工作者”奖。

栾世才,1937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0年考入榆林职业中学,毕业后又进绥德师范学习,1956年毕业后开始从事教育工作,先后在子洲县瓜园则湾、周家硷、马蹄沟等地的小学任教,历任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等职。1978年,小理河上勇救十几人的事迹,一时传为佳话。1988年评为小教高级。

孙世明,1937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时就读于马蹄沟小学,1953年考入榆林师范学校,1956年被学校推荐到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学习,1960年毕业后从事教育工作,先后在子洲中学、周家硷中学任教,1985年任子洲中学工会主席,1999年退休。是子洲中学历史课教学骨干,中学历史高级教师。

栾希银,1937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4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分配到靖边县靖边中学任教,1964年调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县第二中学,1974年调灵武县第一中学,1988年评为中学高级教师。

曹玉贵(1937—2011)子洲县马蹄沟镇曹家峁村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8年入米脂中学,1960年考入西安师范学院绥德分院,1962年毕业后分配到子洲双湖峪中学任教,1977年起先后在周家硷小学、马蹄沟小学任副校长,1985年任子洲中学党支部副书记,1989年任子洲中学副校长,1993年离岗,曾取得陕西省教育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文凭,是中学高级教师。

栾世忠(1937—1993)子洲县马蹄沟镇栾家渠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6年考入延安大学,毕业后又被保送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习。1964年毕业后,先后在哈尔滨工学院、延安大学、华北石油学院任教,1981年评为讲师,1986年晋升为副教授,1987年前往阿尔及利亚教学,不幸积劳成疾,英年早逝。世忠不仅数学特长,还先后自学了俄、英、日、德等多国语言,翻译出版有苏联的《数学分析》,自己编写出版有《硕士研究生入学数学题解》《物理方法解数学题》等多部专著。

栾翠云,1937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水浇湾村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6年毕业于绥德师范,1957年到西安市糖业烟酒公司工作,1961年进陕西省商业学校学习,1963年毕业后调延安地区百货公司担任会计,1984年晋升为会计师,1985年调延安“四山”委员会工作,1993年退休。

吴继章,1937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1年考入榆林师范,毕业后在榆师附小任教,1958年调府谷中学任教,1962年精简回家,1963年在府谷县临时代教,1979年平反,1981年调回子洲县马蹄沟中心学校任教,1982年被评为中教一级,1998年退休,热爱写作,先后有《坎坷人生》《感悟人生》《智慧人生》等九本成书,2010年“探索分合”一文被中国散文学会评为一等奖,并被收入《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一书,是子洲县政协特邀文史员。

栾世文,1937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60绥德师范毕业后开始从事教育工作,先后在子洲县幼儿师范、子洲中学、电市中学、周家硷小学、苗家坪小学、马蹄沟小学任教,1988年评为小教高级,1997年退休。

杜彪,1937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李家坬村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曾任西北二轻局展销中心党委书记 。 

栾世亮,1937年生,子洲县马蹄沟镇马蹄沟人,少年时在马蹄沟小学就读,1957年考入绥德高中,毕业后留在绥德高中任教,后调回子洲,先后在子洲中学、马蹄沟中学、马蹄沟小学教书育人,曾任马蹄沟小学革委会副主任,1974年应邀参加了“中小学数学习题解答”一书的部分章节的编写工作。1995年评为小教高级,1997年退休。

该文章所属专题:栾世宏专题

标签:马蹄 小学 百年 年纪 

本类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广告专线 - 给我们留言 - 发展历程 - 网站地图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